從前年的九月起,開始寫有關「農技援外」的文章。正如前言裡的述說:「是野人獻曝也好,是敝帚自珍也好,它敘述的是多年農技援外工作經歷。如果它呈現的是一個失敗的經驗,那麼正如實驗物理學家的世界裡,負面的結果可能與正面的結果同樣有價值。」

在一年多的日子裡,有如「犬吠火車」。也當了三年沒被『顧』,也沒被『問』的人。以後的四年,「農技援外」的決策者似乎仍不會廣納建言。現在,應是要認清「肉食者謀之,又何閒焉?」的時候了!就此封筆,談些別的罷!

    全站熱搜

    佳銘的管窺與管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