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 新 思 考 援 助 策 略

  英國每日電訊報質疑阿富汗總統的家人與親信利用西方國家的援助金在波斯灣地區購置房地產。華府面臨如何在肅貪和維持與阿富汗政府關係之間拿捏平衡,避免公開撕破臉。英國政府的資深官員私下深感憤怒,但不願直接評論。

   國際援助款的規模一年逾五百億美元,這些援助的前提都是撥給各政府運用。金援巨額進了政客口袋的說法,已證實不是誇大之辭。甚至,世界銀行的水壩工程和貪污也脫不了關係,例如,世銀資助興建的阿根廷Yacyretá水壩被戲謔稱為"貪污紀念碑"。

    許多發展中國家政府幫助窮人的策略是發放金錢、土地和其他資源。然而,這些物資到達真正需要的個人手中之前,總是在執行過程中被掌權者、有關人員腐蝕和耗盡。

    再來看看我們的援助。最近數年來,國際媒體對台灣金援的負面報導有:

    (1) 瓜地馬拉前總統波狄優涉嫌侵占瓜國公款,遭美國起訴「洗錢」。公款中包括台灣「和平圖書館」計畫的一百五十萬美元。

    (2) 台灣捐贈給貝里斯興建「馬理安瓊斯體育中心」的五百萬美元,被貝國前總理慕薩私下挪用半數,貼補其家族與摯友經營的基金。

   (3) 巴拿馬政府挪用來自台灣政府的救難專機贈款,購買造價2,800萬美元的總統專機。

  (4) 巴拿馬前總統莫絲科涉嫌將台灣對巴拿馬政府的捐款納入其閣員和親信控制的私人基金會。 

   (5) 我國援贈尼加拉瓜購買輕柴油發電機組的專款,尼國「能源與礦冶部」向國家總審計部遞交電力現況資料中,隻字未提,引發舉國譁然。

   (6) 賴比瑞亞前總統泰勒當權期間的貪污所得,有來自台灣政府防制愛滋病藥物、建立兒童中心、職業訓練等用途的捐款兩千萬美元。

    (7) 聖露西亞最大的反對黨嚴厲批評台灣援助的小型建設只集中在執政黨選區,變相幫助執政黨。

   (8) 帛琉挪用台灣的援助款百萬美元於賠償當地銀行倒閉受害的存款戶。

   從以上的報導看來,我們實在不能怪民眾將台灣的援外稱為金援外交、凱子外交。這裡有兩點值得注意,即這些援助都是循援外組織或國際機構的做法撥給當地政府運用;另外一點是沒有農技合作的負面報導。

      台灣的援外計畫一向以目的正當和過程合法為原則。由於援助金是撥交當地政府運用,同時我方控管寬鬆,因而產生執行效率低落、經費運用不當等問題。如今,我國外交部強調,往後要在執行上加強監督,避免遭受各界質疑。

      然而,在執行上加強監督,是件不易之事。強權如美國、英國遇到阿富汗總統卡爾札伊的家人與親信貪污之事,態度是投鼠忌器,甚至是敢怒不敢言。而,我們的外交部長在巴拿馬救難專機事件時說:計畫執行的後續情形,事實上也不是我方都能一一盯得很緊的,飛機在人家手上,要怎麼用不是我們能干涉的。

                   20095月間,瓜地馬拉媒體呼籲,台灣政府必須保證所提供的合作要能真正送到需要的人手中。說真的,我們與其把錢浪費在官僚體系,還不如直接用在最需要的人身上。舉例來說,資助小農戶,就等於投資在生產上及提高小農所得上,即使未立竿見影,錢也是花在照顧受援國人民福祉上。

    現在,是到了該重新思考援助策略時候了。

    全站熱搜

    佳銘的管窺與管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