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索比亞(1)–前言

    西元一九八四年之前,對絕大多數國人,衣索比亞(Ethiopia)是一個陌生國家。衣索比亞大饑荒時的賑災歌曲「We Are the World」,讓人認識到衣索比亞。不過,人們認識到的僅限於那些骨瘦如柴孩子的影像。

  中華民國和衣索比亞,未曾建立過外交關係。台灣於一九六三年提供衣索比亞獸醫技術援助,這是台灣派遣非農業性質技術團隊之始,也是首度與非邦交國進行技術合作。1970年,因衣索比亞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終止了合作關係

                          Abebe Bikila

    一九六五年底奉派前往衣索比亞服務Abebe Bikila是行前最熟知的衣國訊息。Abebe Bikila1960年的羅馬奧運,以赤足創新世界記錄,贏得馬拉松金牌;四年後,穿著鞋再度創新世界記錄,贏得金牌。

  詩人楊允達在他的著作《衣索比亞風情畫》中有段敘述。一位在衣索比亞居住了三十多年的德國教授説:「認識衣索比亞是很困難的,我剛到這裡三個月的時候,自認為很瞭解這個國家,很想寫一本書,向世界各國的讀者們介紹這個國家的歷史、文化和風土民俗,可是,現在我在這裡住了三十多年,已經沒勇氣來寫這本書了。」僅居住兩年的我,談不上認識。

                         衣索比亞 -2  

    這是一九六五年三月二十日的一封來信。它將我導入從未想過要走的路。

    文章標籤

    衣索比亞(1)–前言

    全站熱搜

    佳銘的管窺與管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