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團的稻作計畫()

       
日本島根大學月利之博士在1998年的調查報告中,指出台灣在西非的友邦稻米生產回到非洲方式原點,是在1970年代,是台灣農耕隊撤離之後。其中有些國家,例如布吉納法索的姑河稻作區在農耕隊撤離三十年後,仍按照台灣模式經營。報告亦述及,象牙海岸的IDESSA研究所所長Kofi Goli 博士認為台灣的稻作模式非常適合象牙海岸及其他西非地區之農業環境及農業社會型態。

   
台灣的稻作技術在西非的成果,如此受到「正」、「負」截然不同的評價,看似矛盾,實不矛盾。誠如Howard Buffett 基金會所言,六、七O年代亞洲糧食革命的方式用在非洲,是用現代化種籽,肥料、農藥和大量的水堆砌出來。什麼都沒有的非洲農民,那裡談得上這些?堆砌出來的成果,受益者,包括水利管理組織或個別農戶,要有足夠的「資金」,才能繼續採用新技術,才能「永續」。

   
大量的水」來自一套有效率的供水系統,它需要有效的管理和維修等專業技術。需要的人才與資金,不是一般農民所能勝任與負擔。農耕隊轉移或倉促撤離時,水利管理組織會頓失依靠。當耗盡營運資金或維護費時,供水系統便會停擺,農民只好放棄學會的耕作方式。類似情形常在技術團計畫移轉時發生。

   
另一方面,農耕隊給予農民在新開墾地上一至二年的輔導,注重的是技術轉移與否,而忽視了農民是否已累積足夠的生產資金,來繼續採用學會的新技術。僅接受短期輔導的農民,是無法累積足夠的生產資金,無法奢談「永續」

   
農民參與灌溉管理(Participatory Irrigation Management)是世銀在墨西哥的重要水利灌溉改革方案。農民自己參與規劃、建造、營運、保養及管理,並自行收取應支付之相關費用,減少對政府的依賴。這裡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收取應支付之相關費用」。台灣技術團大都是無償提供服務,沒有為接收者累積移轉後的營運資金(就是後期技術團成立的循環基金),就談不上要他們「永續」經營。

   
技術轉移給農民,首重農民有沒有條件接受,農民是否有能力繼續自力採用學到的新技術,也就是「永續」。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就應該輔導農民採用在負擔能力內可提升產量的方法。例如,有些農耕隊輔導農民採取「陸稻栽培,水稻管理」的栽培方法,不一定要推廣水稻栽培。推廣的首要是,將最適合農民採用的技術移轉給他們,讓他們永續,讓他們漸進,不揠苗助長。

    全站熱搜

    佳銘的管窺與管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