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英國哲學家Jeremy Bentham (1748-1832)在給友人的信中說:「想要過得舒適,就必須讓別人過得舒適。要讓別人過得舒適,就必須表現出對他們的熱愛,要表現出對他們的熱愛,就必須真心地去愛他們。」台灣的農業技術援外工作,其嚴肅面雖是為外交,但其輕鬆面,正是熱愛友邦的農民,真心地幫助他們。 

  農耕隊 (後來改名為農技團,再改名為技術團,但國人習慣上仍稱農耕隊) 的事蹟,是台灣外交史上不可或缺的一頁。五十年來,長年在異鄉打拼的駐外技術人員,他們的集體「犧牲」,連繫與維護了台灣對外關係。在中國不斷的打壓、圍堵下,台灣仍能在國際間屹立不搖,駐外技術人員功不可沒。  

    西班牙Santiago de Compostela的大教堂入口處有一石柱,柱上留有千萬隻手所創造出的深深指印。如果,你曾觸摸過那凹洞,於是你成為這場集體創作的參與者。即使你未曾去過那裡,觸痕依然存在。我常常自忖,是靠了多少個因緣的聚合,讓我有幸參加了援外工作,列為這集體「創作」的一份子。 

    「管窺、管見」,是野人獻曝也好,是敝帚自珍也好,它敘述的是多年農技援外工作經歷。如果它呈現的是一個失敗的經驗,那麼正如實驗物理學家的世界裡,負面的結果可能與正面的結果同樣有價值。 

 
     希望「管窺、管見」部落格,能讓人們瞭解台灣從事農業技術合作的真實面容,藉此扭轉援外都是凱子外交、金援外交的誤解  

    文章標籤

    前言

    全站熱搜

    佳銘的管窺與管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