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交就要立即中止援助?

   
派遣農技團是台灣與第三世界國家建交後的必備條件,似無例外。撤離農技團則是斷交後,必有的措施。輔導農民,田種了一半,說走就走。不過也有例外。

   
英國首相邱吉爾曾說:在國際舞台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卻有永遠的的利益。2006查德與台灣再度斷交查德總統寫給陳總統的信提到,查德基於國家生存的利益,必須作與中國建交這樣的決定。

   
在此,從兩個層面談論斷交後,是否要立即中止援助。首先談談轍團對協助計畫的影響,有兩個親身經歷。

   
一九七一年九月底,台灣兩位獸醫專家抵達馬爾他,應馬國農業部要求,編列了六項計畫。限於馬國農業部年度經費所剩無幾,僅由其他計畫撥付一千英鎊,恢復細菌診斷工作。其他計畫,俟下年度預算通過後施行。一九七二年二月底,在馬國政府與中國建交前,結束五個月的工作。預算已通過,不顧計畫尚未執行,說走就走。【馬國國會議員曾要求台灣獸醫專家繼續協助,總理亦贊同。】

   
一九七三年二月,成立駐賴比瑞亞獸醫隊。應賴國農部要求,負責建立防疫工作體系,及訓練獸疫防治人員等迫切項目。一九七七年三月,在賴比瑞亞與中國建交之前,獸醫隊結束四年的工作。就這樣不顧防疫工作體系尚未完全建立,就走人。【賴國農部曾徵求獸醫隊人員接受聘雇,繼續執行計畫。】

   
一九六四年底,我國和塞內加爾斷絕邦交,農耕隊繼續留塞國工作。一九六八年塞內加爾在聯合國大會作了有利於我國之立場改變。一九七0年復交。

   
聖露西亞與台灣的兩度建交,是由於政府更迭。同樣的事,也曾發生在達荷美(現稱貝寧)、查德、賴比瑞亞、尼加拉瓜等國。外交政策隨政府更迭而改變,有如馬政府的外交政策強調「外交休兵」,不同於台灣過去幾十年的外交政策。

   
台灣邦交國不受尊重,反被刻意描繪成只會在兩岸之間遊走。例如甘比亞副總統晉見總統遞交經援信函,並無不當之處。是否同意可由外交單位專業判斷,政府卻任由媒體肆意批判。不尊重斷交國也罷,連邦交國也不受尊重,豈是「交友之道」?我們真的認為朋友會越來越少,他們不會回頭「再續前緣」?

    全站熱搜

    佳銘的管窺與管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